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恒峰娱乐 > 明星开潮店

明星开潮店

时间:2013-12-25 作者:未详 点击:

  上午9点半。林俊杰在机场吃了个汉堡王,预备飞往演出所在的城市。在出发前,他刚刚回复了一堆邮件,内容多半是关于新店开张事宜。他9月25日在广州开个唱,27号就要到上海为新天地三期的SMG新店开幕。SMG是林俊杰两年前自创的潮牌SMUDGE的简称,上海店是它进军中国内地市场的第一站。
  
  这个时候,李灿森已经到了香港的Subcrew办公室。说他在潮流界的地位比在演艺圈更高,应该不会有人反对。他的Subcrew品牌已经做了5年,售卖Subcrew产品的UNITY也开出了好几家,9月和10月又要在长沙和成都各开一家新店。
  
  李晨则趁着录影的间隙和生产商打了一通电话,又联系了新店铺的负责人。他每周在几家卫视和网站有三档周播节目和一档日播节目,还经常去浙江台和湖南台做一些客串节目,除此之外的精力,几乎全都用在两家NPC店上。NPC是NewProjectCenter的缩写,除了卖李晨自己的品牌NicisComing,也代理一些其他潮牌。
  
  对演艺明星来说,这个生意的赚钱速度比靠艺人工作赚钱慢多了,很少有人会真的投入。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尽管也有一些明星参与或者创立品牌,却并不直接经营。
  
  但也有人正在试着从明星向生意人转变。
  
  林俊杰在中午过后抵达目的地。在去酒店的路上,他和SMG的同事们开了个电话会议,这是他在下午彩排之前唯一能捉住的一段用于生意的时间。偶然有几分钟时间还可以上一下微博。在SMG新店开张之前,他已经在微博发布了不少产品图片,微博头像也是他自己穿着SMG产品的造型。林俊杰在微博上有将近91万粉丝,随便一条记录就能引来几百条回复,这些粉丝随着他一起成长,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已经从当年的学生变成了如今SMG的目标顾客:刚进恒峰娱乐,有些经济收入,热衷于消费潮牌。他们关注自己偶像的所有言行,支持他在事业上的每个动作,也包括自创的潮牌和终于开到上海来的店面。
  
  身为主持人,李晨和一圈明星朋友们的粉丝加起来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他的曝光机会可能比其他明星更多一些,除了可以穿着NPC出售的衣饰出现在自己主持的节目里,身边的明星朋友也经常会穿着NicisComing的T恤出镜。“但我也不能总是穿自家品牌的衣服,必须经常穿其他品牌的好东西,重要的是让他们信赖你对时尚产品的品位。”
  
  李灿森中午在香港著名的眼镜店“上目”解决了午饭,半小时后,他要在这里做媒体专访,内容是Subcrew即将与上目合作推出的日本手制眼镜。他的名字就像一张标签,已然是其他潮牌们最热衷于合作的对象。在6个小时里会有八家媒体采访他,包括四本杂志、两份报纸和两家网站,这当然也是明星身份带来的好处。
  
  晚上9点,李灿森又回到Subcrew办公室。Subcrew的团队人不多,从设计、面料选择到工厂出货时间表,事无巨细,都需要一起参与。李灿森觉得当面讨论和在网上讨论是不一样的,“会有更好的主意跳出来”。这几天他们话题的重心是2011年夏季的设计和选料,接下来则转移到长沙分店的开张事宜。
  
  这边的林俊杰也忙得不可开交。利用演唱会开始前的化妆和发型时间,他跟设计师在线讨论设计稿;演唱会结束后,再回到酒店开会,除了演唱会的检讨会议,就是和SMG的生意伙伴通过Skype开会,在那之后,他会躺下来用iPad看会儿书和资料。
  
  在这个生意规模普遍不大的行业里,现金流一直是个问题。李晨很担心卖不掉的衣服变成库存,盈利就会被牵制住。“服装业的风险很大一部分就在于更新速度太快,所以我一直在存货方面有困惑。有时候由于设计上的偏差,或者对市场反应的错误预估,就会产生库存。衣服卖掉了就是钱,卖不掉就是占着仓库的废物。”李晨觉得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来科学治理库存。“现在我们品牌还很小,建立治理系统就趁现在了。否则以后店做大了,一旦出现什么错误,一积存就是很大的量,那种损失我们就承担不起了。”
  
  一方面怕出现压货,一方面又没法靠两家店铺来消化太大的产量,所以NPC在生产方面只能下小订单。而且由于出货时间和追单都做不到像大品牌那样规范,很少会有大工厂来将就它们,质量方面要做到像大品牌那样的标准就很难。
  
  这不是NPC一家碰到的问题,大多独立潮牌都面临着这种尴尬局面。李晨为此甚至考虑过自己开工厂,但他计算过,要同时有10个以上差不多规模的品牌才敢开厂,否则产能一定会浪费。“假如内地的潮流市场真正成规模了,我们才可以考虑自己开厂,大家共享产能。”李晨说,“但现在这种可能性很小。”
  
  李晨说自己最近胖了一些,朋友推荐的减肥药必须在饭前40分钟服用,可是他总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平时录影的间隙都用来应付服装生意,变数时常发生。
  
  他一整天都在说话,白天主持节目,半夜就和潘玮柏通过Skype聊公司的事,接下来要找谁做联名,还要引进哪些品牌到NPC来卖。尽管是两人一起开的店,但实际经营层面的大部分事务都是李晨在管,他偶然会想,要不要专注过来做服装生意?他相信做潮牌、开潮店会大有前途,由于服装业究竟是一个可以做到标准化的行业,好的模式可以复制,能在上海北京开好的店,在其他地方也能复制出来,假如机会足够好,规模就可以做到很大。
  
  林俊杰也希望SMG品牌能做得更大,他想让它成为一个能代表亚洲走向全球市场的品牌,而终极目标则是成为HighFashion的一员。“我们重视的不是品牌和明星身份的关联,而是高设计和高质量的产品,这样消费群就可以扩大很多,不局限于粉丝消费者。”
  
  靠着明星的光环做生意不会是长久之道。当消费者逐渐成熟,眼界也更加开阔,不会由于一个明星就狂热地盲目追捧他的品牌,“他们就会很轻易看出我们的不足之处。”李晨清楚这一点,“这种局面早晚会到来,我们必须要在那之前把该改进的都自己做到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