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恒峰娱乐 > 奥巴马弟弟的深圳隐居生活

奥巴马弟弟的深圳隐居生活

时间:2017-11-28 作者:未详 点击:

  在希拉里、克林顿等政坛大腕支持下,奥巴马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成为该国首位黑人总统。随着这位准总统的名望步步高升,他的家世也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披露了一条惊人消息:奥巴马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马克在中国居住6年,并成立了一家公司致力于发展中美贸易,他的未婚妻还是一位河南女孩。马克为何会隐居在中国经商?他的生活到底怎样?日前记者在深圳对他进行了采访。
  
  儿童福利院最棒的义工
  
  马克的父亲巴拉克出生在肯尼亚一个牧民家庭,1960年在夏威夷大学留学时,结识了美国女孩雪莉,两人很快坠入情网。尽管雪莉的父母坚决反对,但是,两人还是顶住压力结了婚,并于1961年生下了小奥巴马。
  
  1963年,巴拉克只身前往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因为是穷学生,没有带妻儿前往,夫妻两地分居之后感情日渐淡薄。最终,一纸协议宣告这场跨国婚姻解体。博士毕业后,巴拉克和一个名叫露丝·恩德萨的美国女子结婚。并携妻返回肯尼亚,后来生下了马克。
  
  马克长大后随母姓,在美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据知情人透露,奥巴马很聪明,但马克·恩德萨更聪明。马克在美国布朗大学取得了数学和艺术学士学位,又在斯坦福大学拿到了物理学学士学位。此后,他又在埃默里大学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这哥俩虽然长得非常像,但和“爱出风头”的哥哥奥巴马相比,弟弟非常低调。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想采访他,马克·恩德萨回应:“谢谢你们的关心。但是,我不会在这个时间接受采访。”
  
  马克完成学业回到肯尼亚后,发现他所学的知识在肯尼亚毫无用处,“在那里,普通人家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此后,他到了美国,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朗讯等企业工作了12年。2002年,又来到中国寻求发展。
  
  他的好友隋政军向记者介绍说,马克没有做过教师,但他是在中美文化交流活动中以外教身份来中国的。马克在深圳外国语学院工作,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计划,他希望从美国带来一个帮助中国孤儿的慈善项目。马克在来中国之前,曾经尝试着联系了很多人,包括美国一些媒体记者,甚至比尔·盖茨基金会,他把自己关于帮助中国孤儿的计划一一发给他们,但没有得到一份回应。
  
  这事再正常不过了,因为6年前,即使在美国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最后,马克发动他在埃默里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时的同学们捐了一些钱,带来中国。一到深圳,马克就买了玩具、奶粉和DVD带到市恒峰娱乐福利中心儿童福利院。还把自己从美国搜集的DV录放机、视频光盘和钢琴等捐赠给他们。
  
  后来,马克发现这些孤儿的食物已经足够,他们缺乏的是艺术和音乐。音乐从精神层面上将人类连接起来,会对儿童产生一种深远的影响。所以,他决定在这里开设音乐课程。从那时开始,马克每个周末都去教孤儿们弹钢琴。
  
  “他已经风雨无阻坚持了整整6年,很少有义工能像他这样坚持。”福利院的关老师说,马克亲自教20多名孩子学会了弹钢琴,还利用自己的商业影响力,召集商界人士为儿童福利院捐钱捐物,邀请国外的音乐家在深圳举办慈善音乐会。
  
  小山是一位孤儿,4岁来到福利院,从2005年初中毕业开始跟马克学钢琴到现在。小男孩说,过去他的性格很孤僻,不愿意和任何人讲话。这几年他最大的变化是自信和坚强起来了,这同马克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小山说自己接受了马克老师的关爱,也同样会试着去帮助其他人,“我觉得很幸福,挺满足现在的状态。”小山曾邀请马克到他的学校参加艺术节,听他弹钢琴,马克不仅去了,还送了自己的CD《nightmoods》给小山,让这位孤儿颇受感动。
  
  在深圳快乐卖烧烤
  
  隋政军曾经是中华自行车厂一个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和三洋公司中国市场部经理,认识马克时正是他为了考MBA恶补英语之际。2003年夏天,他和马克这对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信息咨询公司,英文翻译为Worldnexus,隋是法人代表,马克是首席顾问。
  
  由于缺乏知名度,公司开张后因业务少做得很累,有时大家连工资都没有。好在十几名员工都是交情不错的哥们,也没人发牢骚。晚上他们常聚在马路边吃烧烤喝啤酒。马克吃烧烤只吃豆腐干和土豆片,他非常奇怪中国人为什么可以把豆腐干烤得那么好吃?“他是个vegetarian,素食主义者。”
  
  一天晚上,大家吃烧烤时聊出了一个计划:干脆边做咨询公司边开烧烤店!隋政军的这个提议令马克最感到兴奋,他表示要将烧烤店做到肯尼亚去,因为“肯尼亚只会烤肉,但中国还会烤豆腐干和土豆片。”就这样,大家一边吃烧烤一边就把烧烤店的蓝图描绘出来了,店还没开,就做了一大堆菜单出来玩。马克说一定要natural,自然才好,问他们能不能弄个草房子?隋政军说草房子不行,一个烟头就烧光了。基于马克的提议,朋友们最终确定烧烤店叫作“木屋烧烤”。2003年底,第一家木屋烧烤就开在深圳白石洲沙河市场四楼,与他们的信息咨询公司毗邻。
  
  好玩的是,身为经理的马克对做烧烤鱼很感兴趣,还缠着师傅教他呢!虽说洗鱼、剖鱼这些活并不难,可对于这位从没下过厨的洋博士来说并不轻松。一天,马克刚刚把一条活鱼捞出来放到案板上,鱼却突然翻腾了几天,一下子滑到了地上。马克手忙脚乱地去抓,结果鱼没抓到,自己却摔倒在地。看着他摔得呲牙咧嘴,旁边的员工哈哈大笑。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半个月后,马克开始学习烤鱼制作。可是由于紧张,他第一次操作就出了错。本来,制作时应该先把清洗完毕并调好配料的鱼放在铁丝架上,然后放在炭火上烧烤。可是马克忘记了顺序,先把铁丝架放到了火上,结果当他刚把鱼放到上面,只听“哧”的一声,鱼已经被铁丝架烫焦了,他的左手小拇指也被烫出了一道白印。他双手一抖,结果连鱼带铁丝架全都翻到了炭火里,把烤鱼做成了“炭烧鱼”……不过,随着操作次数的增多,马克的动作和技术逐渐娴熟起来。他发现,制作技术相对来说并不太难,要做好烤鱼,主要在于调料的配置和原料鱼的挑选。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和实践,他终于得到了师傅的真传!
  
  一位在深圳电信部门工作的朋友,看到马克卖烧烤觉得很不可思议。他说,你是位远程通信专家,为什么放着高级白领不当,干这种风吹日晒、十分辛苦的烧烤生意呢?马克回答说:“我不想把自己的一生都固定在一项工作上,那样是单调而乏味的。我只想干自己愿意干的事业,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地点,干出不同的成就来,让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何况做烧烤还是一种快乐有趣的劳动!”由于色香味俱全,马克的烧烤在当地渐渐有了名气,生意十分火爆。如今“木屋烧烤”已经开了7家分店,最远的在银川,在肯尼亚开店的计划也进入市场调查阶段,“当初说在肯尼亚开店,我们都当玩笑话,现在像做梦一样进入落实阶段了。”隋政军说,从第一家“木屋烧烤”开业以后,终于可以给咨询公司的员工发工资了。没想到这种不起眼的小生意,却帮他们度过了难关!
  
  虽然烧烤店被马克经营得有声有色,但一年后,他还是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咨询公司的业务上。这家公司主要为中国企业寻求在英语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发展平台。其服务包括:提高跨国商业沟通的有效性,帮助客户在各业务环节更准确地使用英文,制作更好的英文产品介绍、广告宣传资料、建立国际化的企业网站、传播更出众的企业形象,帮助企业避免因文化差异、商业规则不同而导致的问题。
  
  在马克的指导下,许多不懂国际贸易的私营中小企业,开始将物美价廉的产品源源不断地运到美国,甚至占领了加拿大等地的市场。几年来,看到有的小老板都成了千万乃至亿万富翁,为这些人提供过服务的马克和他的伙伴都十分自豪!
  
  娶中国妻做普通人
  
  在深圳南山商业文化中心区见到马克时,记者惊讶地发现他住的小区很普通。而且房子一直是租的。熟人都知道,其实他并不是什么富人。有趣的是,马克不仅是一位自学成才的音乐家,连中文都讲得非常棒。
  
  据朋友讲,他母亲露丝·恩德萨(现在肯尼亚经营一家高级幼儿园)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也许受其遗传,马克本人智商极高,能在很多领域游刃有余。比如2006年初,马克对中文产生了浓厚兴趣,就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深圳大学的对外汉语培训班。没想到仅仅一年多时间,他的中文不仅顺利过关,还经常拿本《红楼梦》看呢。当时朋友们都笑得不行,可当马克流利地朗读起其中的章节,大伙顿时傻眼了!
  
  更有趣的是,马克苦修中文时突然对毛笔书法产生了兴趣,认为它代表了中国的文化。很快,马克拜了一位老师。“他学习的竟然是行草!我开玩笑说他装模作样,结果他的字拿出来后让我们都惊呆了。我承认:自己虽然是中国人,但他的毛笔字写得比我好。”说这话时,好友隋政军还一脸的惭愧。
  
  不久前,马克去美国看哥哥奥巴马时,送给哥哥自己亲手书写的中国毛笔字。“他写的时候我看到了,是一句成语。”隋政军说,马克不让他对外透露内容,他说这是“我和我哥哥之间的悄悄话”。
  
  哥哥奥巴马虽然贵为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但马克从不向朋友提起这件事。在2008年总统竞选中,奥巴马主张在中国工业品的安全问题彻底解决之前,全面禁止从中国进口玩具,但是他弟弟马克的工作却是将中国的工业制品推销到美国去。为了避免成为攻击对象,奥巴马在公共场合,也总是极力避免提及自己复杂的家世。在说到弟弟马克时,他都是轻描淡写,“我的弟弟马克”,从来没有说过马克的姓氏。
  
  马克的朋友们知道他和奥巴马的关系,其实并非通过媒体,而是在一次摄影采风中,来自马克无奈之下的坦白。
  
  今年7月28日,马克被几个朋友拉着参加了“越野E族”网站的一次户外摄影活动,活动组织者、美籍华人、“越野E族”版主“花匠”之前曾多次听隋政军说起这个美国“老乡”。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同是摄影爱好者的马克,在参加发烧友组织的户外摄影活动时却非常拘谨,拒绝同大家合影,尽量不让自己出现在镜头中。
  
  花匠的疑问隋政军也感觉到了,拍照时马克总是躲躲闪闪,他在躲什么呢?回程的车上,被逼无奈的马克终于开口:你知道我是肯尼亚人,你知道我有个哥哥在美国吧?我的哥哥是奥巴马。一听这话,朋友们差点没背过气去,是不是真的啊?这么大的一件事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马克解释道:“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想说这件事,只是最近出了点问题(指《泰晤士报》登的那篇文章)。”晚上隋政军就收到马克发来的邮件,里面是《泰晤士报》那篇报道的网址,直到这时,隋政军还半信半疑:“是不是马克自己做个网页和我开玩笑?”
  
  当晚,户外摄影活动的一些照片被陆续上传到“越野E族”网站。深夜时分,“花匠”接到隋政军的电话,网站上有马克的照片,马上删除掉。“为什么要删除照片?”“因为马克是奥巴马的亲弟弟!”
  
  更令人惊讶的是,因为喜欢深圳天蓝云白、遍地花草的绿色环境,马克还决定把“家”安在这里。今年8月,他十分低调地结了婚,新娘是一位非常美丽的河南女孩。由于她到外地出差,记者仅从马克口中了解到,阿莉今年20岁,8年前跟随经商的父母在南山落户。由于商务需求,她经常往来于香港与深圳之间。其它细节对方并未深谈,因为涉及家庭隐私,记者的好奇也只好打住。
  
  临别时马克反复强调,他只想做个普通人,工作之余陪妻子旅游、登山、买菜、做饭,过一种静谧、快乐的生活。不想像明星那样,天天被狗仔队跟踪,什么个人隐私都被暴露在媒体镜头之下。
  
  在此,我们对马克和他的中国新娘表示深深的祝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