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恒峰娱乐 > 那些兵荒马乱的力量

那些兵荒马乱的力量

时间:2017-09-14 作者:未详 点击:

  坐在外滩的边上某一处高高的餐厅里,透过玲珑的窗子向浦西的方向看去,银行一条街的小洋楼闪烁着一排金灿灿的直通天际的光。黄浦江上游荡着三五艘闪耀着不同光亮的霓虹灯光轮渡,即使那些渡轮的票价只有2元钱,但船体的各色灯光与装饰让人总会怀疑那是一艘豪华的观光船。我怔怔地看着岸边那一排铁链做成的围栏,假想我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身后是陆家嘴金融中心的高楼林立,对面是金灿灿的光芒与巨幅通天广告,我突然有点理解,《蜗居》里的郭海藻。
  
  我想到了我22岁毕业的时候,有很多愿望,但都是关于钱的:我希望有一天能带我妈自由自在地旅行,不用挑便宜的酒店,不用选大清早或者半夜的航班;我希望我妈能想买什么都放心大胆地去买,能安安心心地过上养花遛狗摸鱼抓虾的美好晚年;我希望我妈有一天说想要个什么,我就能马上掏出一张卡立刻满足她!嗯,我就是这么在乎金钱的俗人,而这也是我当时的目标和动力。
  
  在过去的四年半里,我在一个薪水不多,但能够让自己扎实成长的地方慢慢进步,除此以外还要写稿子赚钱,做点小私活赚钱,慢慢一点点积累。前几天和前同事一起忆苦思甜,想到我们还是最底层拿月薪3K,但需要时常工作到半夜的时候,每天中午都不敢和前辈们一起吃午饭,因为大家AA下来一般要30~50元,所以我们经常在11:50就偷偷装作去卫生间跑掉,再一起去很偏僻的小胡同里吃碗十块钱的面。
  
  Spring是我在上海的网友,1988年出生的女孩子,跟我一样的单亲家庭。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在上海的一家传播公司做最底层的AE,月薪3000块,加班到12点,本来想拉她做点私活来赚钱,结果发现她周末都在加班,活得特别匆匆忙忙。我曾经问过她,值得么?她说:“我要给我妈争口气!我妈比较软弱容易受欺负。我必须强大起来,才能保护我妈妈。”
  
  她那么小却那么认真,拼尽全力一点点升职加薪跳槽,就为了让妈妈不再因为没钱受欺负。记得她第一次跳槽搬家,搬到了上海很郊区的地方,为了1000块钱能租到一个整套。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她一件件去二手市场去买,今天买一个沙发,明天买一个床垫,然后在家自己做饭煮汤,拍照片给我看。
  
  上周我们在上海见面,工作快三年的她,已经变得成熟又大气,脸上没有了聊QQ时候我总感觉到的阴郁,反而是笑容爽朗。提起妈妈,已经可以经常来上海看她,给妈妈买了ipad来解闷。她刚跳槽,薪水翻倍,搬了新房子,虽然价格高了一些,却是她最温暖惬意的地方。
  
  每天在地铁上看看乌泱泱的人群,那么多的年轻人,那么多疲惫而不甘的眼神中,我很多次在想,这些人中,究竟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谁能最终熬出头,成为枝头上的凤凰?毕业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金字塔尖上的那个位置,可是在奋斗的攀爬中,有多少人会中途放弃?有多少人会被迫滑落?又有多少人需要经过怎样的艰辛与勇气才能拥有最顶峰的闪耀?
  
  我收到过很多小朋友的来信,跟我讲职场上的困扰,选择上的不安,父母的不理解,没有男女朋友的寂寞哀伤,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在大城市继续攀爬,不知道是否真的应该回到老家。其实选择惊涛骇浪,还是安稳平静,都只是个人生活的选择不同而已,没有高低贵贱与对错之分,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无论在哪条路上,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理由。这个理由可能很微弱甚至没人在乎,可无论是什么,都需要一直一直坚持下去,才能达到最初的梦想。
  
  如果说我曾经的很多努力带有了意外和跑偏了的色彩,但是spring,让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最初的梦想与所有兵荒马乱奋斗的力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