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恒峰娱乐 > 互联网政治没有那么美

互联网政治没有那么美

时间:2017-03-12 作者:未详 点击:

  如果放在几年前,恐怕没人会想到,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会推出属于自己的App。要知道2006年和2010年,伊朗两度被某些国际组织称为“互联网之敌”。2009年伊朗大选后发生的“推特革命”,更让伊朗宗教界和世俗政治界如临大敌。哈梅内伊还在2012年试图成立一个级别高到由总统亲自领衔的“网络监督委员会”。
  
  哈梅内伊对App主动适应,是时势的必然:作为中东地区第二个引入互联网的国家,伊朗网民多达4000多万人,网民比例仅次于以色列。2009年的“推特革命”固然展现了互联网“可怕的一面”,却也提醒伊朗宗教、世俗两界当政者“不能回避互联网的影响力”。此次哈梅内伊推出政务App,收录其25年来所有演讲,就是主动利用互联网、直接面向公众的表现。
  
  现在,不少国家的政要会想方设法绕开复杂的行政机构,建立跟公众的直接互动。网络和App正是最佳帮手。当今政要利用网络与公众互动,始于奥巴马在第一次大选时营造的“零售风暴”。当时在民主党内,奥巴马仅仅是一匹黑马,看好他的人寥寥无几,他能制造后来居上的奇迹,助推器之一就是通过推特等社交平台传递政治诉求,征集了大量支持者和义工,并募集到了大量零散政治献金。这种为“正统派”所不屑的“零售行为”,最终聚沙成塔,成就了奥巴马的大名。
  
  尝到甜头的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继续发力。上任之初,他的推特账号一度设置为“自动相互关注”,当粉丝们发现总统也关注了自己时,真是欣喜若狂。他还在推特上频繁更新自己的动态,被戏称为“话痨总统”。如今,其推特粉丝数多达几千万。
  
  随着奥巴马的成功,各国在任、在野的政客纷纷起而效仿。曾有人统计,所有七国集团的领导人,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中的15位,欧盟27位国家领导人中的19位,都开通了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
  
  和奥巴马用推特来募集捐款不同,欧洲政要喜欢用推特抢先发布重大政治决定。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奥朗德都是此中高手。当然,政要推特的永恒主题是“秀魅力”。在这方面,大家是各显神通,既有奥巴马隔三差五展示“第一家庭”白宫生活的“温馨派”,也有普京时不时炫耀肌肉的“硬汉派”,还有加拿大总理哈珀为自己收养的流浪猫征集名字的“卖萌派”,甚至有德国总理默克尔那样鸡毛蒜皮无所不写的“家常派”。直到现在,App上冒出了哈梅内伊这样的“宣讲派”。
  
  然而,对这些五花八门的“互联网政治”,人们并非只有赞没有弹。最大的诟病就在于,推特和App在让领导人不被官僚机构蒙蔽,可以直面公众的同时,也让领导人绕开了一切监督和制约机制,为滥权打开了方便之门。
  
  在美国,越来越多的批评者指出,奥巴马过度利用互联网“直接接触”的特性,绕开国会和行政机构,向公众“推销”政治诉求。一旦媒体对此进行批评,他又绕开“碍手碍脚”的舆论监督,直接向公众发布信息,表达立场,甚至引导网络民意反制监督舆论。一直以“第四种权力”自居的美国媒体,在奥巴马任内的监督作用几乎降到了史上最低。美国尚且如此,在一些盛行民粹主义、主张操纵平民进行激进改革的国家,领导人一旦掌握这种“互联网政治”的招数,后果就更加严重。
  
  政要自己也担心“互联网政治”的反作用力。以哈梅内伊的App为例,它实际上是一条“网络单行道”,接收者只能单方面听,不能进行双向互动,这表明伊朗最高领袖对“拥抱互联网”还是有保留的。而在美国,共和党人紧咬前国务卿、下届大选热门人选之一希拉里公私邮箱不分一事,死缠烂打不依不饶,也是一个“怕”字——怕民主党和希拉里会复制奥巴马的“零售风暴”奇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