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恒峰娱乐 > 经济动物

经济动物

时间:2012-04-23 作者:林鸣 点击:

  我惊愕地发现,自己正在变成“经济动物”。

  最早,这个“光荣称号”是日本人的“头衔”,用以形容他们整天忙忙碌碌,埋头追逐金钱,从不关心世上其他事情的生活状态。很快,该动物批量进口,并迅速成长为职场大军。这种身穿西服、文质彬彬的动物并不在十二生肖之列,而是独立进化的一支。他们每天出没于城市的水泥森林,尽管分工不同,但只吃同一种草——财富。这种动物的表情虽然木讷,对金钱的嗅觉却相当灵敏。平时看报只看经济新闻,看电视只关注股市行情,与亲朋聚会也只谈合作项目。听吧,席间谁若提起理想和信仰,哈哈大笑的准是经济动物。

  这种动物天生具备“会计”素质。别看从小学到高中,我数学成绩没及过格,但在生活中,堪称“精算师”水准。比如,平时我尽量只和有利益关系的人往来,其他活动几乎都被看作是“浪费时间”。再比如,一篇稿子完成,应该投给哪家报刊?该得多少稿酬?如果被转载又能得到多少钱?这些数字瞬间即可浮现脑间。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不料这些年写着写着,日记变成了“账本”。其中思考和反省明显少了,更像是当日的“收支表”。

  经济动物最显着的一个特点,是手头永远缺钱。缺得前胸贴后背,缺得死去活来。不仅工薪阶层、小白领不够花,大老板手头也很窘迫。因为白领上面有老板,而老板上面永远有大老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经济动物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北京的哥,他们每天一睁眼,欠人家好几百元。因而可以说,的哥是所有经济动物的楷模。

  大城市的空气中飘过金钱的气味,因此是经济动物的主要栖息地。在这儿,老板会在酒宴上相互发嗲:“我穷得只剩下钱了。”而打工妹给家乡发短信时也会说:“此地人傻,钱多,速来。”我发觉只要用钱,再棘手的人际关系也能迅速摆平,一笔是一笔。只要符合心理价位,绝对无人纠缠。

  经济动物之间的话题很窄——要么赚钱,要么花钱。一般都围绕股票、商品房、豪车和其他高消费。休闲时,他们喜欢阅读大款生活的花边逸闻,或者热议“谁是谁的二奶或者三奶”,偶尔有人话题出圈儿,大伙儿便会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直到其人语气重又像个经济动物,毕竟世间还有一些不那么纯粹的。他们会抽出时间听音乐会、看画展,驾车到郊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或者聚在一起,借着酒劲儿嘲弄一下其他经济动物。但是,上班铃一响,立刻恢复角色。他们深知:置身市场恒峰娱乐,谁不变成经济动物谁有罪。

  渐渐,人们不再关心四季变化之微妙,不再留意三尺之外身外事物,彼此懒得交流思想,丧失思考能力,一个个患上了“无兴趣综合症”,只有偶尔嗅到铜钱的气味,鼻翼才会拼命翕动。哪怕欧洲哪个国家总统下台或非洲正在闹旱灾,甚至邻居发生盗窃案,只要与己无关,经济动物们绝无兴趣过问。甚至连吵嘴、打架都省了——因为那样浪费赚钱的时间。

  许多作家都曾尝试为“经济动物”画像,但都不够传神。想知道这种动物究竟长得啥模样?其实并不困难,只需彼此瞪眼瞧瞧就行了——就像你和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