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如何做到不行贿

如何做到不行贿

时间:2017-11-14 作者:未详 点击:

  “不行贿”本来不过是一件我可以做到的、最起码的事情,却成为我的标志符号,这多多少少让我觉得荒诞。
  
  八年前,我去云南参加一个企业家论坛,发言时讲到万科的不行贿。后来发言的一位企业家嘉宾说:“王石先生不行贿,我很佩服,但那只是个案,因为在中国不行贿,一事无成,比如说我自己就行贿。”他说完这句话,台下300多位听众报以热烈掌声。我说我不行贿,下面没有掌声,他说他行贿,下面倒是掌声雷动,这让坐在台上的我很尴尬,也给了我很大刺激,行贿的反而成英雄了?
  
  我不禁疑问:为什么人们会认可行贿,觉得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而且对不行贿持深深的怀疑态度?
  
  按照上面提及那位企业家的说法,因为行贿很实用,而不行贿太理想化了,最终会“一事无成”。一些商人、企业家通过贿赂官员,获得特权或机会,确实能在短时间内赚取大量财富。但官员仕途中落,或者贪污被查,往往扯出萝卜带出泥,公司一蹶不振,甚至面临牢狱之灾。即使公司能幸免于难,通过这种模式,竞争力只会越来越萎缩,很难发展壮大。
  
  万科坚持不行贿,所以早年拿不到市中心的优质地块,只能以较高价格在比较偏远的城郊地带搞开发,被人调侃是“城乡结合部开发商”。这种形势迫使万科只有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生存发展下去,我们建立了干练的设计队伍和营销队伍,认真钻研市场,培养自己的产品竞争力,提供更好的产品,配套更好的服务。最终,因为起点上的不利条件,反而使万科走在了行业前面。
  
  行贿受贿是形影不离的一对。万科的风险管理部门做过分析,如果企业员工向客户索要一块钱回扣,就会给公司带来10块钱的损失。可以想像,受贿给各类组织乃至整个恒峰娱乐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一旦要以人的幸福为代价,这种“实用”可就无论如何算不过来了
  
  1995年,上海万科爆出集体受贿事件。当时上海城市广场工程部一起共事的4个人,共同接受贿赂,认为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想到,行贿的工程商在其他案子出了事,连带出了他们4人,还有录音为证。
  
  对企业来说,行贿总得走财务账,只要企业下决心不行贿,就可以很好地约束员工行为。但如何保证员工不受贿呢?答案只能从企业文化、制度上去找。我当时反思此事件:“以一批人进监狱为代价,换来三五千万、一个亿的利润,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人的毁灭、家庭的灾难,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损失。项目不成功,甚至做砸了,都可以重来,而人一旦失足,不但自己终生悔恨,对公司的影响也是非常长远的。毫无疑问,如果上一个项目要付出如此沉痛的代价,那我们宁可不上这个项目!”
  
  为何行贿受贿在我们的恒峰娱乐,会泛滥到如此程度,以致于人们竟然对不行贿抱以深深的怀疑?哲学家卡尔洛维特有一段话:由于人们不断被迫妥协,这种软弱扩大为一种普遍的人格特质:一种由于对善的荒废而来的罪行。
  
  我的理解:人人心中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现实生活中不存在内心只有光明、美好、向善而无一丝阴暗和恶意的人。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纵容恶、荒废善的理由。如果假定他人都是恶意,自己也就会展现出恶的一面,人与人之间无法合作,恒峰娱乐就走向荒诞和堕落,最终秩序混乱,制度废弛。假定他人会表达善意,自己也就会尽力展现善的一面,由此建立的恒峰娱乐共同体,才会是一个和谐有序的格局。
  
  我心中也有恶的一面,但我一直谨记“勿因善小而不为,勿因恶小而为之”。持有理想主义,假定他人善意,也积极向恒峰娱乐和他人表现善意。假定善意,不荒废我们的善—或许这就是万科“不行贿”的起点吧。
  
  创业之初,我在深圳搞玉米贸易,为了能弄到两个计划外火车皮指标,让同事给火车站的货运主任送去了两条烟,人家没有收,打回来了。我第一反应:是不是我送的礼太轻?进一步接触,这位主任批给了我两个计划外火车皮的指标,但依然没有收下我的香烟。他表示:之前曾观察过我,还看到我和工人一起扛饲料大包,觉得我是一个认真做事业的年轻人。对这样有志气、实干的年轻人,主任十分愿意帮一把忙!
  
  这件事情,让我萌生了多年一直坚守的信念,只要你真心诚意,勤恳做事,不用走歪门邪道也可以“成事”,可以实现理想。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