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文苑 人物 恒峰娱乐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明 > 一个叛徒能坏多大事

一个叛徒能坏多大事

时间:2013-10-09 作者:未详 点击:

  1933年10月4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一天朝鲜(族)人家都要做“打糕”。李在德的母亲这天起得很早——汤原中心县委要在她家开会,研究组建游击队。没有任何要出事的迹象。天黑前收拾停当,李在德还和两个同学到村外转了一圈。母亲仍不放心,又亲自出去转了半个时辰,回来后才把表示“平安无事”的白布,沾湿了晾在门口柴垛上。
  
  天放亮时,日本宪兵和伪警察突然包围村子,挨家挨户抓捕青壮年。这时县委会议刚刚结束。同时被包围、搜捕的还有格节河、校屯,共约300多青壮年男女,被带到鹤立镇日本宪兵队,关在大仓库里。但谁也不给敌人指认共产党员,都说不知道什么叫“共产党”。敌人把叛徒李元珍找来对质。
  
  李元珍是李在德的同学,家里是富农,这时已投靠了日本人。这小子是个团员,对党团情况多少知道些。
  
  汤原中心县委书记裴治云,县委组织部长兼团县委书记崔贵福,县委委员、妇女主任金成刚(即李在德的母亲),还有9名党员、团员和积极分子被李元珍指认出来。
  
  如今,鹤立镇东北原供销社的院墙边,矗立着一座纪念碑,上面刻着裴治云等12位烈士的姓名。
  
  与此同时,南满柳河县委在日伪“讨伐”中受到严重破坏,杨靖宇委派磐石县委委员冯剑英到柳河任书记,重组县委。1935年7月,通化中心县委遭到破坏,柳河县委升级为中心县委。1937年2月,冯剑英被捕后叛变,县委和党组织被破坏,20多人被捕。接着“抗联”1军军需部长兼1师政治部主任胡国臣、1军政治部主任兼参谋长安昌勋,相继被捕叛变。1938年6月,1师师长兼政委程斌又投敌叛变。
  
  胡国臣和安昌勋是经过激烈抵抗负伤被俘的。冯剑英也是一样,而且被施尽酷刑,坚不招供。鬼子就说,冯先生是大大的英雄,皇军很佩服,以礼相待,给他和妻子具恩惠(柳河县委妇女部长)安排了很阔气的住处,好吃好喝,并给疗伤。伤好后又安排他们去沈阳“观光”,冯剑英就把知道的都讲了。
  
  程斌则好像是为了母亲投敌的。当时他已经是“抗联”1师师长兼政委。1师是1军主力,让他任师长兼政委,足见杨靖宇对他的信赖。此人文武双全,指挥过大小战役几十次,其中最著名的“摩天岭大捷”,歼灭日军今田中队48人。因为后来叛变了,这方面的东西就难以留存下来。
  
  由于冯剑英、胡国臣、安昌勋等人叛变,南满省委瘫痪,各地党组织均遭破坏,1师与军部也失去联系。敌人的传单很多,都是劝降的,说这支部队“归顺”了,那支部队“归顺”了,杨靖宇也“归顺”了,让他当了多大的官。对于1师的命运,程斌非常清楚。下山投敌前个把星期,3团团长侯俊山说,“抗日没指望了,我弟弟在奉天做工,咱们降了去找他吧。”程斌当即召开会议,将其处决。
  
  1938年6月29日,程斌的师部和保安连被敌人发现并包围。敌我兵力为3:1,但保安连从人员到装备都是1师的精锐,弹药也充足。坚持到晚上,瞅准机会,猛打猛冲,钻进林子就没影了。对于程斌,这种仗并不难打。
  
  不料,敌人抓了程斌的母亲和哥哥,两次派他哥哥程恩上山劝降。据说第一次程斌嘴还挺硬,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第二次程恩劈头就问:“你到底是要反日,还是要妈?”程斌这回挺痛快:“要妈。”
  
  李元珍在叛徒中只能算小虾米,一出手就能破坏一个中心县委。而冯剑英从上级特委到下级县委及基层党组织、各级反日会,还有辖区内的抗联队伍和其他反日武装,一个中心县委书记知道的机密太多了。至于胡国臣和安昌勋,当然是重量级叛徒了。
  
  程斌还要加个“更”字。
  
  6月29日,被程斌裹挟下山投降的是60人。程斌又派人上山通知1师其他部队投降,3团、6团又有部分人员下山。总计投降了115人,携平射炮1门、机枪5挺、自动步枪2支、步枪82支、手枪72支、子弹6000余发。
  
  师长兼政委而被称为司令,是因为游击区、根据地有地方武装,还有许多统战的山林队。程斌叛变,1师瓦解,主力垮了,这些队伍有的散了,有的降了,剩下的也势单力薄,没什么战斗力了。
  
  桓仁、兴京、宽甸、本溪、凤城几县的党组织、根据地都是在1师帮助下建立的。各地密营分布,粮食、枪械、弹药储藏地,以及交通线和地下情报、联络点等等,都在程斌心头装着,更不用说他还用轻车熟路的游击战术领着敌人追打“抗联”。
  
  在翌年秋天开始的“野副大讨伐”中,1路军受到重创,杨靖宇牺牲。这次历时一年半的“大讨伐”,日伪当局调集6万余兵力,其中对“抗联”危害最大的,是伪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指挥的10个警察大队,包括程斌在内的10个大队长,都是叛徒。而200多人的程斌大队,据说几乎网罗了1路军各个方面军的叛徒。
  
  日本投降后,八路军、新四军闯关东,口音南腔北调,省骂也五花八门。“抗联”往往骂“妈个巴子,你个叛徒”。“妈个巴子”不难理解,“你个叛徒”,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后来明白了,“抗联”最恨的就是叛徒了,气愤得无以复加时,就把东北特色的“妈个巴子”和“你个叛徒”弄一块儿去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