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恒峰娱乐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励志人物榜 > 人鲸共舞,我是中国第一女驯鲸师

人鲸共舞,我是中国第一女驯鲸师

时间:2017-11-13 作者:未详 点击: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海洋公园的极地馆,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人鲸共舞”的表演项目,其中的白鲸米拉是从俄罗斯引进的宝贝,是目前我国仅有两只可以进行水下表演的白鲸之一。而它的训养师陈贤卿,是我国惟一的女白鲸驯养师。
  
  倾心白鲸,无奈人鲸隔窗相望
  
  2006年4月,哈尔滨极地馆里来了一位普通的游客,她的名字叫陈贤卿,是哈尔滨商业大学一名学生。
  
  当时,哈尔滨极地馆拥有全国惟一的水晶玻璃展窗,透过这面长达20多米的展窗,陈贤卿被那头叫米拉的白鲸所吸引。
  
  两个月之后,哈尔滨极地馆开始招聘工作人员。陈贤卿心动了,决心做一名“白鲸驯养师”。为了应聘这个职位,陈贤卿查阅了很多资料。但是,主管招聘的极地馆经理戴瑶还是拒绝了。
  
  原来,白鲸是一种生活在寒带的北极圈动物,白鲸驯养池水温十分严格,要始终控制在13℃。在这种温度的水中,与白鲸进行表演和训练,而且一待就是30多分钟,许多男性都无法做到。当时在国内还从没有女性从事与白鲸水下表演的先例。
  
  看到陈贤卿确实不愿离开这里,极地馆正好缺少一个水族馆讲解员,于是,戴瑶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陈贤卿留下了。
  
  从此之后,陈贤卿每天都有机会带着游客穿过极地馆,并隔着展窗,和大家一起看着其他男驯养师带着白鲸嬉戏。随着人鲸共同划出的弧线,还有那一串串梦幻一般的水泡,陈贤卿是多么渴望那个驯养师就是自己呀!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放缓了脚步……
  
  百折千回,终成国内
  
  第一女白鲸训养师
  
  这种缘自内心的渴望,更坚定了陈贤卿成为一名白鲸驯养师的决心。只要一有时间,她就泡在米拉居住的白鲸池,向几名男性驯养师问这问那。
  
  2006年10月的一天,陈贤卿探望米拉时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叫它,米拉都懒洋洋地呆在角落里爱理不理。陈贤卿马上找来了医师,这位有经验的医师仔细检查后,发现米拉的尾骨骨折了。
  
  那一段时间,陈贤卿每天一下班,就跑到米拉的圈养池去看望它。时间长了以后,每天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米拉就会缓慢地游到泳池边,静静地等待着陈贤卿的到来。只要陈贤卿一出现,米拉便会用那并不利落的尾巴,轻轻地拍打着池水。
  
  等到米拉的骨折好了以后,陈贤卿又开始她正常的解说工作。想到米拉躺在担架上时那无力又无助的眼神,它那与自己无声的亲昵,陈贤卿特别的想哭。
  
  陈贤卿再一次找到了经理戴瑶,声音哽咽地说道:“您如果不让我试的话,那我就走了,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隔窗相望的折磨!”
  
  考虑到当时国内虽然没有女训鲸师,如果哈尔滨第一个出现了女训鲸师,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看点。经理戴瑶决定让陈贤卿试一试。
  
  但是,在“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她就遇到了一个大的难题。
  
  水下白鲸表演最为基本的要求是空潜入水。但是,白鲸池中的水本身含有盐分,浮力非常大。驯养师为了抵御寒冷,所穿的往往是具有很大浮力的、厚度达5毫米的潜水衣,要潜入水中更为困难。陈贤卿一次次地下潜,却又一次次地被水的浮力推了上来。往往训练不到一个小时,她便累得几乎快要虚脱。
  
  在撑不住的时候,陈贤卿不断地咬着牙告诉自己:“再坚持下潜一次,肯定能行。”终于,半个月以后,陈贤卿第一次穿戴好所有的潜水用具,慢慢地走向了白鲸池。
  
  正式训练开始后,米拉对眼前的新驯养师不是特别“买账”,训练量一大,米拉的体力也会透支,每当这时,它便整个身体全部沉入到水下,只在水面上露出半个脑袋……
  
  人鲸共舞,编织水下的妙曼童话
  
  白鲸馆里还有其它的鲸,每当陈贤卿想去摸一摸其它的鲸鱼,或者准备和它们玩一会儿的时候,米拉就会十分生气,就会顶着长着大大额隆的脑袋直冲过来,马上把陈贤卿和其他的鲸鱼分割开……
  
  极地馆每到过年的时候都会休长假,这个时候也是陈贤卿最不放心米拉的时候。而米拉也似乎有一种灵感,距离收假还有一周的时间,它便每天心不在焉地游来游去,四处张望和寻找着陈贤卿的身影。
  
  陈贤卿休假回来时,米拉会用最最热烈的方式欢迎。
  
  正式表演的时候,陈贤卿发现她和米拉的配合并不默契,特别是米拉,不能总是保持一种很好的状态,虽然观众们看不出什么门道,但陈贤卿很清楚,有些动作其实做得很难看。
  
  有一次,陈贤卿和米拉一同入水后,需要表演一段“人鲸共舞”的画面,本来的动作设计是人与鲸鱼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但是在“共舞”的过程中,兴奋的米拉竟然跑到了陈贤卿的头顶上,而且不停地来回盘亘着—陈贤卿通往水面换气的“道路”完全被米拉堵住了。最后,陈贤卿手忙脚乱地推开了米拉……
  
  2009年6月,陈贤卿又为她和米拉设计了一个超高难度的表演项目—“深海之吻”。按照设计,她和米拉一起先浮到水面上,米拉仰面朝上,陈贤卿则俯卧朝下抱住米拉的脖颈部,然后她俩一起慢慢地向十几米的水底沉去……“深海之吻”的难度在于,人和鲸鱼之间不能有任何的动作,也就是说,米拉要和陈贤卿紧紧地在水中“焊接”在一起,陈贤卿除了要双手抱住米拉,两只脚还要紧紧地夹住米拉的尾鳍。
  
  下到一半时,米拉便不再亲吻陈贤卿,嘴巴上下左右乱动,这时,陈贤卿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安慰好米拉后,人和鲸鱼再次浮到水面上重新做。如果米拉在“亲吻”的时候渐入佳境,陈贤卿就会用手摩擦米拉的内口腔,这是米拉十分喜欢的一个放松方式。
  
  目前,陈贤卿已经成为全国惟一的女白鲸驯养师,米拉也是国内仅有的两只可以进行水下表演的白鲸之一,每天,陈贤卿都要和米拉在哈尔滨极地馆进行二至三场的“人鲸共舞”表演,如今的陈贤卿只有25岁,米拉也只有8岁。一人一鲸已经共度整整三年的时光,复杂的训练和表演让她们之间已是无比默契。如今,这个人和白鲸的水中童话还在继续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