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恒峰娱乐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成长视窗 > 我讨厌那个女孩

我讨厌那个女孩

时间:2017-11-11 作者:未详 点击:

  年少的爱恋总是那么青涩却煽情,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我能更加勇敢一点有多好,却又感谢着那些成长,让我们都长成更好的人。更成熟更包容地去面对这个世界,面对错失与泪水,坚定不移。
  
  我不喜欢夏天,却年年回味那个在夏天发生的青涩故事,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对一个女孩的爱落荒而逃。
  
  三年前的教室走廊外,蝉鸣声终于还是轰轰烈烈地掀起了这个带着香樟树味的盛夏,经过隔壁的文科班,下意识地监视着那个小小的身影,窃喜间还来不及撒腿就跑,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没错,我又被跟踪了。
  
  那一个月内,我们上厕所的时间点总是那么巧合,巧合到我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的臭脾气曾经得罪过这位小姑娘。她真的是小姑娘,不到一米六的个子,我在心里更喜欢叫她矮冬瓜。
  
  我一点也不了解女生,更不能感同身受地去品味这个莽撞女孩的酸涩心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女孩,不害臊,将喜欢表达得如此炽烈奔放。我只能忍气吞声般地见着她便绕道而行。
  
  我向周围人打听她的来历,同桌竟然一副“你居然不知道她是谁”的表情望着我。矮冬瓜是文科班中的佼佼者,写得一手好文章,作文总是被复印分发到各个班级作为参考。我从书桌里找出最近的那团作文纸,展开来第一次细细读了一番,文笔温婉恬静,如果我不认识她,或许会觉得她是一位长发飘飘清尘脱俗的画中女子。
  
  可是她是个矮冬瓜啊,我小声嘟囔着,被同桌用力拱了一下手臂,他眨了眨冒红心的眼睛反问我,难道你不觉得她小小巧巧的很可爱吗?
  
  我从未接受过告白,也未曾知道一个女子能为爱痴狂成这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刚下晚自习,我便被她堵在了厕所门口。在我转身要逃离的时候,拉住我的袖口大声说出了那句话。
  
  在她看不见的黑影中,我用力地拉住了书包的带子,深吸一口气,然后夺路而逃,身后传来她愤恨跺脚的声音。我像是夹着尾巴的大灰狼,被一只小兔子欺负得说不出话来。我不想伤害一个女孩,即使我终于发现了她很可爱。
  
  自此,狭路相逢时,矮冬瓜总是将羞愤藏在眼神里,企图用白眼杀死我,我知道逃跑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我确实没办法面对听到告白后居然勾起嘴角的自己。我什么时候变得不讨厌她了?我也不知道,我只确认她的率性直白感染着我,我稍不留神,她就能将我拉下那条叫爱河的河流。
  
  我喜欢的是长发飘飘的美人坯子,怎么会对一个矮冬瓜另眼相看呢?我狠狠摇了摇头,却在下一次的作文里找到了那句藏头的话。
  
  孔壹,我恨你。
  
  這个矮冬瓜,居然能在作文里悄无声息地骂我,我开始有点佩服她的才气。她古灵精怪得让人忍俊不禁,我却没办法在我的数学卷子里回击她,偏科的后果就是即使我的数学能考满分而当作范卷,我也不知怎么为她写一首诗,但我最起码还能写一个函数,我将那个心形的函数写在我的名字旁,希望她的数学能争气点。
  
  可是毫无动静,她再也没有在走廊上堵过我,也没有在作文里藏话。
  
  原来她喜欢一个人,也只是说说罢了,我的内心充满着挫败感,竟然泛起她为何不能多坚持一会儿这种责怪性的话语。才子多风流,她也不例外,我像是一个被心上人抛弃的多愁善感的少女,看着她小小的背影咬牙切齿。
  
  当我们不再刻意相逢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她身上的不寻常之处。比如在图书馆她总能将自己小巧的身体放在空的书架上,乐悠悠地晃动着两腿,再配上一壶茶,便是清闲的老干部作风。或者是在体育场上,别的姑娘总是轻轻柔柔地打着羽毛球,她却挽起了袖子,用乒乓板与男生大战三百回合。更可怕的是,她要吃两碗饭,每次买饭的时候,餐盘里总是堆得高高的,怪不得她脸上有着婴儿肥,捏一下手感一定很好。
  
  我终于开始做她曾经做过的事情,就是像雷达一样,只要可能,便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由自主地想要了解关于她的更多,年轻的心跳包裹着炽热的情愫,把我烤得外焦里嫩。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在我喋喋不休向同桌讲着她的趣闻时,同桌突然不怀好意地抛出了这个定时炸弹。也对,平日里闷不吭声的我一改常态,甚至有点手舞足蹈起来,这点小心思旁人一眼便知。
  
  我的脸上一热,将刚发下来的物理卷子丢给他,瞪了他一眼催促他快做。卷子里传来他胸有成竹的笑声,我将脑袋埋在书堆里,视线望着那个蹦蹦跳跳去洗水果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笑起来。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主动出击。
  
  同样的地点,只是季节换成了冬天,在冷风里我瑟瑟发抖,将她堵住了。我哆哆嗦嗦地酝酿着措辞,问她夏天的那句话还算不算数,她冷笑着给出了否定答案,让我不必羞辱她,她有自知之明。我问她有没有解出那个函数,她像是被踩住尾巴的猫咪跳起来,指责我羞辱她智商。她哑着嗓子说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她一个。我被她的逻辑惊得目瞪口呆,连连说不是。正要鼓起勇气表达自己心意时,她却被一个前来寻找她的男生拉走,那个高大的男生恶狠狠地盯着我,警告我不要欺负他的美美。
  
  她叫苏美,我却从来没有开口叫过她美美。
  
  从此井水不犯河水,我以为阴差阳错间,我们还是走失了。
  
  高三的日子总是很忙碌,我也渐渐说服自己不再关注她。她长高了也瘦了,头发扎成高高的马尾,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眼睛像是天上闪耀的星。同桌拍了拍我,说你看,她真的长成了漂亮的姑娘啦,我瓮声瓮气地给了个答案。或许这样也不错,没有我的干扰,她照样活得精彩,像是白杨,所有的美好与爱,她都值得,不值得的是我,没有珍惜的也是我。
  
  毕业前夕,我偷偷摸摸打听到了她的高考志愿,虽然与我的志愿山南海北,可我还是愿意继续走在她的身后跟随着她去天涯海角。
  
  拍毕业照的时候,全校人流涌动,那日拉走她的男生摸了摸后脑勺和我道歉,说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所以情急之下,才对我恶语相向。
  
  妹妹与美美,原来竟是这样。
  
  我发疯了似的到处找她,可惜人潮涌动,我感觉不到她。我在她教室的黑板上画出了那个函数,将她的名字写在里面,我想她会懂,可是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高考后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拎着箱子去她心仪的大学报到,心中的缺陷再也没有人能填满,只留下遗憾。只是有一天我在食堂吃饭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碗,和一张熟悉的脸。她好像自来熟一般,平静地吃着饭,而我却在她给的餐巾纸中泪流满面。
  
  她说高考后她摔断了脚,为了逃避军训等,故意在家休养了半年。我不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将食指放在热乎乎的番茄蛋汤里,画出了那个心形。她扑哧一声笑出来,说她哥哥将黑板上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图案拍给她了。我终于也对她说出了那句话,她将泼墨般的长发扎起,狼吞虎咽地专心吃饭,我像是个小媳妇一样只敢小心翼翼地蹭蹭她,她一脸不耐烦,催促我吃完再说。我想她已经翻身做主人了,从我也喜欢她的那一刻起。
  
  好在我们后来能天天一起吃饭。
  
  年少的爱恋总是那么青涩却煽情,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我能更加勇敢一点有多好,却又感谢着那些成长,让我们都长成更好的人。更成熟更包容地去面对这个世界,面对错失与泪水,坚定不移。
  
  我想我会一直讨厌她,再也不会孤单。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