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一部不能触摸的手机

一部不能触摸的手机

时间:2015-05-01 作者:未详 点击:

  记得小时候,家里3个孩子的生活都是依靠父亲每天走街串巷磨刀来维持。那年,我考上了大学,当我把刚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拿给父亲时,父亲只是瞟了一眼,脸上毫无表情。父亲的冷漠顿时冲淡了我的喜悦,我将录取通知书放回信封,悻悻地回到屋里。
  
  我一边运气一边隔窗看着院子里正在磨刀的父亲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良久,我发现父亲把磨好的刀放进厨房,默默地背起他的磨刀工具出去了。我不解地跑到厨房,问正在准备晚饭的母亲:“我爸这是干什么去?”此时,我发现母亲的脸上也布满了愁容,她淡淡地说:“不用管他。”
  
  家里的这种氛围一直维持到我拖着行李准备到大学报到的那一刻。临行前,除了学费,母亲还塞给我一个纸包,说是父亲给的,让我到学校后才能打开。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再加上第一次走出那个小镇来到大城市,无限的兴奋让我早已经忘记了父亲的纸包。直到几天后,我准备洗裤子时,才发现口袋里有一个纸包,打开一看,竟是500元钱。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从我接到录取通知书开始父亲总是天不亮就出门,等屋外黑成一团才回来,原来是为了给我多带一些钱。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那座城市,放假时回家,父亲看我新买的智能触屏手机很是新奇,我立即送了他一部。我拿起手机对父亲说:“这款是智能机,只要轻轻滑动就可以解锁进入主屏幕了。”父亲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然后接过手机,可任他的手指如何滑动,屏幕都毫无反应。我以为是手机出了什么问题,可在我的手里只须轻轻一下,手机就可以操控自如。我以为是父亲不够熟练,就将说明书抛给他,让他自己研究去了。
  
  几天后,我打电话回家,家里没有人接听,我立即拨打了父亲的手机,没想到关机了。接连几次拨打,手机都是关机状态。再次回家时,我发现手机原封不动地放在了柜子里,我问母亲:“这部手机我爸不喜欢?”母亲摇摇头。我又问道:“那为什么不用?”母亲说:“你爸说手机触摸不灵。”我立即翻出手机,可怎么试都没问题。
  
  我再次将手机放到父亲手里,在他接过手机的一刹那,我的手触碰到了父亲的手。那只大手像一股电流触动着我的全身,我立即翻看父亲的手掌,呈现在眼前的是手指上那厚厚的老茧。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手机在父亲的手里总是“失灵”了。
  
  回想起我们兄妹3人的求学路,所有的学费都是父亲用刀在磨刀石上一下一下磨出来的,尤其是父亲给我的那500元钱,更是他起早贪黑拼命挣回来的。想到这儿,泪水浸湿了我的双眼,我拿走了触屏手机,给父亲重新买了一部按键手机。
  
  一部不能触摸的手机,让我体味到了浓重的父爱。的确,父亲的爱总是在无声无息中,然而这份爱却深如大海、重如泰山,深深地烙在了儿女成长的岁月里,也深深地印在了儿女心灵的最深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