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峰国际娱乐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父亲的定心丸

父亲的定心丸

时间:2017-08-22 作者:未详 点击:

  在外打拼了十几年,刘易峰总算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搬进新房的这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没有睡着。原来,他心里惦记着乡下的父亲。为啥?父亲的大腿患有肌肉萎缩症,行走不便,实在不忍心让他一个人住在老家呀。终于,他忍不住用手轻轻推了推熟睡中的妻子。妻子翻了个身,问:“你干吗?怎么还不睡啊?”
  
  刘易峰说睡不着,迟疑片刻,才试探着问:“若柳,问你个事儿啊,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你说要不要把咱爸接过来住?”
  
  妻子随口说:“你想接就接呗,干吗问我呀?”
  
  “真的!”刘易峰高兴坏了,他是担心老婆反对啊,见她同意,心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第二天一早,刘易峰迫不及待地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爸,我昨天搬进新房了,您把家里收拾收拾,到城里住吧!”
  
  父亲很激动,略一犹豫,说:“儿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在农村住了大半辈子,恐怕过不惯城里的生活啊!”
  
  任憑刘易峰说干了嘴,父亲坚决不同意去城里。挂断电话,刘易峰的心里涌起一股伤感。他知道,父亲不是真的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而是不想增加儿子的负担。
  
  怎么办?刘易峰想了想,第二天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几个朋友知道他搬入了新房,闹着要庆祝一下,所以打算星期天在家里烧几个菜,请他们上家里吃顿饭。父亲说应该的。刘易峰接着说:“既然是庆祝,那爸爸您肯定得坐上座,所以您赶紧把家里收拾一下,明后天就来吧!”
  
  果然,父亲没再推辞。刘易峰暗自高兴,心说:不想个法子,还真请不动老爷子呢!
  
  星期天,刘易峰叫来好友,烧了满桌子的菜,大家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地吃了起来。父亲看着儿子的新居,心里乐开了花。
  
  一晃5天过去了,父亲如坐针毡,嚷嚷着要回去。为啥?他担心菜地长了杂草,担心邻居喂不饱他养的鸡……总之,他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到了第7天,父亲实在熬不住了,刘易峰只好把他送上了回家的大巴。
  
  父亲走后,刘易峰心里空落落的。若柳看出了丈夫的心思,说:“要想留住咱爸,其实也不难。”刘易峰忙问有什么好办法。若柳嘿嘿一笑说:“我们就来个善意的谎言!”
  
  一个月后,刘易峰给父亲打电话:“爸,最近城管管得严,我的地摊不能随便摆,若柳的煎饼也不能随便卖了,天天被城管追得满街跑啊。”
  
  果然,父亲担心了起来,关切地问:“那你们俩还怎么做生意啊?”
  
  刘易峰叹了口气:“所以呢,我只好租了个店面,打算开个面馆,可又怕两个人忙不过来,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好办!”父亲兴奋了起来,“不是还有我嘛,我可以帮你们打杂啊!”
  
  于是,父亲把家里的一切安顿好后,兴高采烈地去了城里。直到吃完饭,刘易峰一家三口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父亲糊涂了,忙问他们到底什么事这么高兴。若柳笑着说出事情的原委,父亲这才发现上了儿子的当。他气呼呼地发了一通牢骚,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安置好了家里的一切,父亲终于心安理得地住了下来。可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每天一早就起来为大家烧饭,还抢着做家务,洗碗、拖地什么的,全都他一个人包了。刘易峰见了,很过意不去,父亲是来安享晚年的,怎么能成了家里的保姆呢?每次想阻止,却被妻子拦下了。
  
  晚上躺在床上,刘易峰不由责怪起妻子来。妻子却说:“你以为我在偷懒是不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啥都不让他做,想让他闷死啊?你得让他发挥价值,不然老人的心里能踏实吗?”刘易峰想想也是,自己错怪了妻子。妻子接着说:“从明天开始,你自己洗碗去。”刘易峰不解:“碗不都是咱爸洗的吗?”“可他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加上又舍不得多用水,根本没洗干净,所以我只好等他入睡后再悄悄洗一遍。”刘易峰听了,感到心里暖暖的。
  
  为了让父亲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刘易峰特意买了许多父亲最爱看的戏剧碟片,还经常陪他逛逛附近的公园。转眼几个月过去了,父亲过得很开心,终于有点“乐不思蜀”了。
  
  可最近,父亲又变得愁眉不展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早上,若柳问刘易峰房贷存了没有。刘易峰说还差千把块钱,打算明天去存。这话正好被父亲听见了,便问儿子什么是房贷。要知道,当初刘易峰骗父亲是全额付款的。现在眼看说漏了嘴,他赶紧转移话题搪塞了过去。但父亲已经瞧出了端倪,又问孙子什么是房贷。他孙子是个10来岁的孩子,哪懂得大人的那一套,便如实说了,说房贷就是爸爸每个月要付给银行4000元钱。父亲一听,顿时就呆住了。儿子的负担太重了,现在又多了自己这个累赘,他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见父亲如同一下子掉入了冰窖,刘易峰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吃饭时,他开导父亲:“爸,我和若柳不是每天都在挣钱嘛,您担心什么?”父亲沉着脸:“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在家里好歹不用你来养我。”任凭刘易峰夫妻俩怎么说,老人家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晚上,刘易峰失眠了。心想,父亲都70多岁了,已经半截身子埋在泥土里,怎忍心让他一个人回去受苦?可照他的性格,留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怕是早晚会憋出病来。这可怎么办?
  
  第二天,正好是“新农”补贴领取的日子。刘易峰拿着父亲的存折去了邮储银行。存折打印出来后,他发现“新农”补贴标准每个月涨了20元。钱虽然不多,但父亲看了一定会高兴的。果然,回去把存折拿给父亲一看,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刘易峰知道,父亲最高兴的事,莫过于为儿子减轻负担,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快到清明节时,刘易峰回了一趟老家。父亲想和他一起回去,却被刘易峰拒绝了。
  
  3天后,刘易峰回来了。一进门,他就兴奋地对父亲说:“爸,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父亲忙问什么好消息。刘易峰神秘地一笑,从包里掏出一本邮储银行的存折:“您自己看吧!”父亲接过存折,打开一看,见是新开户,便问怎么回事儿?刘易峰说:“这是您的低保账户,从下个月开始,每月15号会定期打钱进来,有588元呢!”
  
  父亲惊讶地看着刘易峰:“儿子,虽然咱也不是太宽裕,但还不至于……这不太好吧?”
  
  刘易峰解释说:“爸,这事儿我咨询过民政部门,您的腿属于二级残疾,完全可以列入低保对象,所以半年前我就背着您提交了申请,这不,现在终于批下来了。这次之所以不让您回去,就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呢!”
  
  父亲恍然大悟,心里那个高兴啊,真是无法言状。他想,这下好了,不但自己不用儿子负担,还可以为儿子分担压力了。
  
  转眼过去了一个月,刘易峰领回了父亲的第一笔低保金。为了庆贺,当晚一家人还专门下馆子吃了一顿。
  
  从此,父亲整天眉开眼笑的,过着喜滋滋、乐呵呵的日子。
  
  转眼好几年过去了,只是父亲一直不知道,所谓的“低保金”,都是儿子悄悄存到他账户上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